信阳监狱如炼狱 访民被打残 落马官员当大爷

2020-09-21 11:39来源:大纪元新闻网
据【大纪元2020年09月21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)河南省信阳监狱被指是全国最黑的监狱,狱中奴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狱警还经常打人,致人伤残时有发生。无罪的访民还被虐待、禁止通讯,而贪腐的落马官员因为有钱、有关系在监狱里还能当大爷。
 

河南信阳(五一农场)监狱被指是全国最黑的监狱。(受访者提供)

 
定居新西兰的河南维权人士邢鉴告诉记者,他从父亲邢望力处了解到,河南省信阳监狱打人非常严重,把犯人打残、打瞎。“父亲出狱后像个老头。简直是炼狱。”
 
邢望力出狱后,向儿子邢鉴诉说狱中黑暗。图中为邢望力,右上为邢鉴。(受访者提供)
 
2018年2月,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因到北京治病,被以“寻衅滋事”罪名冤判两年三个月,在信阳监狱待了一年多时间。于今年5月26日出狱。
 
2018年2月,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因到北京治病,被以“寻衅滋事”罪名冤判两年三个月。(受访者提供)
 
邢鉴说,信阳监狱是河南省最黑的监狱。一天干活十三个小时,星期六、星期天也不让休息,披星戴月地干活。早上天还没亮就出工,晚上顶着月亮收工。
 
信阳监狱又叫五一农场,因此在监狱里有一句格言:“宁喝无期,不进五一。”犯人劳动任务重,完不成任务就要挨打。找犯人按着,狱警掂着皮棍蹦着打。
 
检察院来人检察的时候,监狱就安排人员造假,说工作8个小时,只能说好听的。犯人平时连一块肉都吃不上,解大便都困难。
 
但有关系的犯人在里面可以不干活,吃的还好,肉可以随便吃。牢头狱霸每年向狱警买职务,比如值岗不干活,每年12,000元人民币。教育监区的犯人利用值班监控电脑玩游戏。
 
多名犯人被打残打瞎
 
邢鉴了解到,在邢望力关押期间,有多名犯人被打成残废。其中五监区一个人眼睛被打瞎,十监区也有一个人胳膊被打断。有一名叫孙义良的访民被无罪重判,在监狱里挨打,他告诉邢望力他想死的心都有。邢望力给监狱长写信反映,狱方不给解决问题。并且威胁孙义良。
 
据介绍,孙义良原来是出租车司机,因抗议息县出租车公司乱收费,多次上访,两次遭判刑。孙义良还是残疾人,他的小拇指残疾是在息县看守所遭刑讯逼供,被掰骨折的。
 
监狱还有一个叫丁俊的访民,也在监狱受到酷刑虐待,经常挨打。
 
据网上流传的一份“情况反映书”指控,陈友宏本是退伍军人,被诬陷抢劫罪重判12年。2016年8月13日,在信阳监狱十监区二队服刑期间,被管教润海宏殴打致残,家人控监时发现他的手臂不能抬起,也未得到及时救治。家人多次上访久拖不决。

河南信阳退伍军人陈友宏在狱中被打断胳膊,家人多次维权无果。(网路截图)
 
记者尝试联系陈友宏家人未果。邢鉴表示,当地冤案太多了。但陈家害怕报复,接受媒体采访有顾虑。
 
邢望力本身也是残疾人,2016年在息县看守所被用钝器击打至颅脑粉碎性骨折,昏迷二十多天。邢望力尽管有残疾在监狱里也要干活,因为头晕,只能咬紧牙关坚持。
 
此外,信阳监狱不让他打电话、寄信,他只能叫出狱的老乡带信,告诉家里人。2019年5月出狱之前,信阳监狱一吴姓狱警煽他耳光,让他站大堂,只给一个馒头挨饿。邢望力大骂要出去告他,对方才收敛些。
 
他说,“我已经死过一次了,不在乎,我也不怕死了,那里面暗无天日。”
 
邢鉴说,父亲还嘱咐他关注孙义良。“孙义良离婚了,一个人好欺负,外面没人声援。但是我们是患难兄弟,一块儿上访,他受到迫害就像迫害我一样。”
 
落马官员狱中当爷
 
访民在监狱受酷刑和殴打,但中共落马官员在里面却像大爷。
 
邢鉴说,监狱里有一个叫李新中的,是原河南驻马店正阳县长,不干活。还有一个三门峡市委书记连子恒,吃得胖胖的,待遇很好。都是河南当地的落马官员。
 
据陆媒报导,河南原副厅级干部(2016年2月任驻马店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党工委书记,官至副厅级)李新中于2018年落马,10月2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李新中大肆收受茅台酒,几十箱几十箱收。收钱也有“套路”,如在一个茅台酒箱子,内装50万元现金。
 
近年来三门峡官场不断爆出买官卖官腐败案,多任市委书记先后落马,连子恒是其中之一。
 
陆媒报导称,连子恒为人霸道,好喝酒,在三门峡官场和民间,有“敢收”的名声。他共计受贿2,000万,私藏枪支10支、弹药808发,2016年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零六个月。
 
邢望力称,这些落马官员不干活,还得分,减刑快,狱警拍他的马屁,外面家人可以送食物给他,烟酒都可以带进去。他们通过狱警打电话。
 
而邢望力等访民在监狱里却无法打电话,同家人会见也不让说什么。入狱二年多,邢望力只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,还是在疫情期间监狱怕家里来人,只说了一分钟。
 
邢望力释放时正赶上开“两会”,不让家人接,早上6点就派人把他送走,监狱里5个狱警押着他,息县司法局、街道办事处等人把他拉到息县农贸市场附近一个宾馆,打着疫情的旗号隔离数天。
 
“河南黑暗,官官相护”
 
邢望力还谈到在息县看守所的生活,有些人连狗吃的都不如,成天吃不饱。牢头狱霸打人,进去了浇凉水,数一百个数,凉水成桶的从头上浇。羁押时邢望力被收走皮鞋等个人财物,至今未归还。
 
邢望力说,“那狱警就是流氓,连犯人的素质都没有,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你拉关系,收好处。70岁的老人了,被脱下鞋子,鞋里夹上香皂,啪啪打,警察听不见?打人的目的就是让你给他送钱。”
 
邢鉴表示,河南黑暗,官官相护,他就是两黑,以黑镇压访民、冤民,以黑来吃黑。打黑除恶都是假的,真正的黑恶势力逍遥法外,息县公检法就是最大的犯罪团伙。
 
他认为,父亲无罪被判刑三次,申诉几年不给结果,属严重程序违法,等于认可了他们徇私枉法,实际上是违法犯罪、官官相护。警察到邢望力家中抢劫现金3万多,之前的电脑主机,还有一部手提电脑、二部数码相机,到现在未归还。
 
邢望力还说,息县非常黑,农民有土地补贴,别的县给发下来了,息县至今一分钱补贴款没见到,这是最腐败的现象。息县县委书记打着修路、修桥的旗号,把工程包给别人贪污,套用国家资金、挪用农民补贴。贪污腐败,一片黑暗。

最新内容


声明:本网站所有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,均不承担任何信息责任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TNT新闻网 版权所有

技术支持:TNT新闻网